无上一主题
下一主题:刘允强:对“三位一体”政务改革的思考
期刊投稿论文自测,和杂志社一致
论文中期gocheck自助检测
万方论文自助检测, 适合前期修改
知网论文检测, 结果跟学校一样
获取金币方法
研究方法视频
加入论坛官方QQ群
公共管理考博
MPA专区
公共管理考研
公共管理:理念、体系与方法
中国人民大学考研真题
申论真题及答案详解宝典
【读书】最民主化的历程
【读书】历史的先声
【读书】《经济思想史》
【走向未来全套丛书下载】
林昭,不再被遗忘
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评审程序
广告联系Q:11918450
返回列表 发帖

学术妓女与权力嫖客

名利者,人所欲也。但不少名利客,多因害人而害已,最终身败名裂,即使死去也仍可能被“鞭尸”。自古真学者就有点“清高”传统,即使不得不为稻粮谋,也多少带有淡漠明智的雅致和诚实宽广的胸怀。可如今中国学术界,“清高”之风早就荡然无存。对名利赤裸裸的追逐和对权力的疯狂地攫取,而这种所谓的白热化竞争,却是以牺牲整个社会的公正和效率为代价的,是以吸取草根阶层的血汗而完成其积累原始权力资本的。

  没有科学精神的学术只是招摇过市的把戏厂。耍姿态,摆臭架,吹牛皮,唬大家,往往多是纸老虎的看家本领。在目前的中国学术界,对权力的崇拜和向往可以说是达到了空前的程度。学者当上教授、博导,并不算功成名就,因为这只能管管自己的学生,权力不够爽。只有在当上了处长、院长、校长,事业才算起步。有一名“211”学校的博导,手里拿着出国进修的机会迟迟不敢动身。问之,则答曰:怕发生“政变”。问者不解,经他人指点,原来这个博导是某个学院的第四副院长,怕在出国期间,失去这个得来不易的位置。笔者曾亲眼看见一位副校长是如何“晋见”该校党委书记的:直挺着腰板,用半个屁股坐在沙发沿儿上,另半个屁股是悬空的。那姿势,活现出一位太监被皇帝赐坐,想坐不敢坐但又不得不坐的奴才心态。

  当然,攫取权力是手段,获得名利才是目的。在中国的学术界,名利的分配原则完全按照生物界的丛林规律:弱肉强食。只不过这个强弱不是学术能力的强弱和学术成就的高低,而是权力的大小。所谓“小钱大评,中钱小评,大钱不评”就是科研资金分配现状的真实写照。“小钱大评”和“中钱小评”为的是掩人耳目,以利于那些当权派大搞“大钱不评”。为了几万、十几万元的科研经费,多数学者要焚膏继晷地写申请,并且要搞欺骗、托门子、找关系。而那些几百万、上千万、甚至上亿元的科技资源,只需要学术界的大腕儿们闭门商量商量就能够瓜分完毕。这就是所谓的自己立项、自己招标、自己评标、自己中标、自己决算、自己验收(老田:中国的高等知识精英到底有多腐败?)。在工商界,这是犯罪;在中国的学术界,这却是常规。 

  其实,不仅是科研资金由权力来分配,在中国的学术界,各类名目繁多的评奖、晋级、涨工资、分奖金,无不由权力来决定。“学术巨骗”蒋xx,那个“用权力写作”的潘xx,都是把学术权力运用到了极至的典范。看看中国学术界的评奖内幕:“笔者有幸多次担任所谓评委,对评奖内幕略知一二,首先评上较高等级奖项的一般都是这些专家本人的成果,其次是他们的熟人、朋友、同学或自己的学生、老师、上级等,再次才由其他人瓜分剩下的残羹剩饭。这些评委的评奖方法不是认真阅读原著,也没有时间去阅读堆积如山的原著,而是根据作者本人所填内容胡乱打分。这种方法评出的成果多为平庸之作,浆糊之作,少有创新之作,还有许多就是泡沫成果、垃圾报告。可笑的是评奖结果一公布,下面便奉若“圣旨”,增加工资,扩大房子,安排孩子……”。(沙林:学术腐败形形色色--倒底是谁玷污了象牙塔)。在中国的学术界,立法、司法、行政可以说是三权合一了,而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。所谓的坚持科学发展观,又落成了一句漂亮空话。  

  对权力的崇拜造成了中国学术界的另一个特色:学霸、学阀横行。学霸、学阀主要是两类人:一类就是中国的院士,他们虽然自己很少干学术工作,但他们有着“副部长”的级别,是国家认定的学术权威,因此他们可以颐指气使,飞扬跋扈,一副暴发户的嘴脸。据揭露,武汉一所大学曾邀请一个年逾古稀的院士评审一个科研项目,可这个院士竟然要求对方同时支付一个“韶龄少妇”的往返机票。这一对老男少妇在从事学术活动中同吃同住,毫不顾忌(老田:中国的高等知识精英到底有多腐败?)。现在有些教授被外界称作“叫兽”,某些博导被叫做“勃倒”,科研不搞,彩旗飘飘,吃喝赌嫖。由此可见,中国的学术王霸们已猖狂到了何等地步。  

另一类学霸和学阀是各个学术单位的主要领导和低层人员,前者如研究所的所长、学院的院长,等,后者如项目技术负责者。即使前者可表面上超越名利,但有时也难免下属利用微小而实际的权位为学术注水,在分配利益上自己说了算。这些人权小位低,一般都有继续向上爬的野心,所以他们干起事情来,特别心狠手辣,对有不顺眼者,想方设法打击排斥。诸如提拔亲信,强占公款,欺上瞒下,巧取豪夺,几乎无所不用其极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xxx研究所。这个只有几百余人的研究所,公车就有100辆,所长、副所长的年薪都达几十万元人民币之谱,需要分几个户头入账。有些所每年在国际重要期刊上只发表了几篇论文,像样的产业化项目一个都没有,相当于每篇论文的造价是两千万人民币。即使是这样,它的一个主任还恬不知耻地叫嚷:“没有什么项目干不成,只要再给我两个亿”。这哪里是学者在说话,简直就是街头无赖在敲诈勒索!其实,就象那篇文章的标题所说,xxxx研究所的情况只是中国学术的冰山一角。某些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所,可能越贪越烂,越烂越贪,这些单位的项目资金成果产出率明显低,这里面有很多深层次的不合理因素;说谎成性,欺上唬下,除了拷贝粘贴外,什么都不会,引用他人成果不加出处,改头换面,抱着侥幸心理,自以为超B,还想某一天混个院士...据某研究所一位混了几十年的人渣说“中国本来就一个是腐败社会”,如此见识,难怪难怪……不搞腐败,这些人爬不上去。不搞腐败,这些人也混不下去。某些人拐着怪那,什么都归于一纸空文的所谓体制问题,其实都不是,最终归因于学者素质--道德、修养、人格问题。除此外,都是TMD遮羞布似的鬼话。这样的鸟人想留得清名,这样的单位想长期存在,都是不可能的。

学霸横行、学阀肆虐,在中国的学术界造成了这么一种氛围:想要在学术界混下去,并且混得好,就必须努力争取捞个一官半职。呜呼哀哉,国内学术!

但有道是,谎言终究是谎言,不可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所有人。当真相大白的那天,就是鸟人们身败名裂之时。如北岛所说: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。

TOP

返回列表
无上一主题
下一主题:刘允强:对“三位一体”政务改革的思考